搜索

一場29.33萬人的“大遷徙”——貴州省銅仁市跨區易地搬遷見聞

發布于:2020-01-17 09:18   作者:郭少雅   來源:農民日報

銅仁市萬山區旺家社區具有手工刺繡技能的“錦繡女”正在進行創作。

本報記者 郭少雅

貴州省銅仁市印江土家族苗族自治縣刀壩鎮田壩村村民楊桂蓉現在還不太習慣把自己稱作“城里人”。和自己曾經熟悉的山中生活不同,住在銅仁市萬山區旺家花園社區100平方米的新居里已經有半年時間,門前是車水馬龍,樓下是便利的商超。楊桂榮每天早上會和上初中的大兒子一起走出小區,孩子向左轉,到車站去趕開往市重點中學的公交車;她向右轉,十分鐘便可以到自己就業的服裝車間,開始一天的工作。

楊桂蓉對目前的生活滿意到有些恍惚,唯一遺憾的是,八十多歲的老父親在抽簽確定搬遷房號的前一天去世,如今的日子越甜,楊桂榮的遺憾就越深:“要是老人等到一起進城,哪怕在暖和亮堂的新家住上幾天,這輩子也算享到了一點福。”

挪窮窩、換窮貌、改窮業、拔窮根。從2015年至今,在銅仁市,像楊桂蓉這樣從深山區、石山區易地遷入新家的建檔立卡貧困群眾有29.33萬人,其中跨區易地搬遷12.55萬人,他們中最遠的實現了400公里的“長途遷徙”,相當于從北京出發,到遼寧省葫蘆島的距離。

“遷”出來的精誠協作

銅仁的轄區像極了一個濃縮了的中國地圖,東南部地勢較平坦,立地條件較好,西部山高坡陡谷深,自然條件惡劣。

“腰里別著一口刀,日起斗子上高毛,轉過坳口到龍灣,日落萬丈下涼橋。”在銅仁市最西北端的沿河縣一口刀村祖祖輩輩流傳下的民謠,足以生動地說明居住在深山區、石山區群眾的生活狀況。

抓住脫貧攻堅的戰略機遇期,果斷地將易地搬遷作為斬斷窮根的百年大計,銅仁市走出了艱難又堅定的一步。

位于武陵山區腹地的沿河、德江、思南、石阡、印江、松桃等6縣“出人”,東部發展條件相對較好的碧江、萬山、大龍、銅仁高新區等城區“出地”,12.55萬山區群眾從西部向東部遷徙進發,給青山綠水騰出了休養生息的空間,給東部經濟發展區帶來動力強勁的人口紅利。

這樣的“騰籠換鳥”,不僅僅是將“短腿補起來”,更是將“短腿變長腿”。壯士斷腕的戰略定力之下,銅仁市開啟了東西部協調發展、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嶄新篇章。

兩頭挑擔,共謀棋局。遷出地,印江、思南等各縣基層干部走村串寨,跟老百姓推心置腹,如何出山、土地怎么辦、孩子咋上學、自己咋掙錢,一次次上門講解,一次次實地考察,給故土難遷的群眾吃下“定心丸”。遷出地碧江、萬山、大龍等地干部迅速行動,拿出交通便利、區位優勢明顯的地塊規劃建設安置點,新居如何布局、產業園如何配套、學校距離如何測算,用給自己安置家園的心情和勁頭,“爭搶”著西部遷來的貧困群眾到自己的片區安家落戶、就業發展。

“新家的安排,一定要‘六通八有’,通路、水、電、電話、電視網絡、無線網絡,配套有文體廣場、農貿市場、停車場、衛生室、學校、金融服務網點、公共廁所、污水垃圾處理設施,生怕哪點做不好,引不來西部山區飛來的‘金鳳凰’。”旺家花園社區黨支部書記羅煥楠這樣形容安置點的建設過程。

“遷”出來的幸福生活

2017年1月,村民黃朝興從德江縣搬到大龍開發區。往回望,幾百個山頭之外,他與妻子曾經的家出門基本靠走,通訊基本靠吼。黃朝興兩口子常年在外打工,賺來的錢一大部分要用作生活和路費,日子過得緊巴巴不說,孩子長期跟父母分離,妻子想起來,心疼得常躲在被窩里悄悄哭。往前看,新家周邊一片繁華,卻不知道自己賺錢的門路在哪里,老樹能不能在新土上扎下根來,一家人心里都沒底兒。

“跨區域易地扶貧搬遷,絕不能一搬了之!”德江縣委書記商友江在易地搬遷工作會議上多次強調。結合搬遷群眾大多長期從事農業的實際,德江縣、玉屏自治縣和大龍開發區合作,在大龍建起一個“飛地”農業園區,讓移民在新家也能發揮自己的特長。

如今的黃朝興夫婦,在產業園區工作,兩個人月收入達到6000多元,孩子也順利地在當地辦了學籍。

搬遷初期,為了幫助西部老鄉克服東西部口音差異、生活習慣差異等問題,遷出地的干部在安置點蹲點工作。遷入地更是在安置點設立了“一站式”服務窗口,教育、衛計、民政、人社等職能部門派駐干部進駐,“搬遷一個、接收一個,安置一個”,就學、就醫、低保、養老保險,一項也不讓人生地不熟的遷入群眾為難。

“一晃快三年了。沒想到,我們真的在新家園扎下了根。”眼看著快要農歷春節了,黃朝興興沖沖往家里買了兩盆一人高的金橘樹,“老樹扎根,也扎得牢呢!”

“遷”出來的轉型升級

萬山區河坪安置點。晚飯時分,居民孫良昌擰開燃氣灶,藍色的火苗舔著鍋底,湯食發出溫暖的咕嘟聲。就在兩年前,家住石阡縣石固鄉仡比村的他每天從烤煙基地下工,要做的第一件事,還是收攏上山砍來的柴火,在半山坡的狹小木房里燒水做飯。

“這兩年,少砍了多少柴火呦。”孫良昌看著干凈整潔的廚房念叨。

擁有“武陵正源”梵凈山的銅仁,烏江、錦江、舞陽河、松江悠悠碧波,穿城而過。保護好豐富而又脆弱的生態環境,將騰出人口壓力的西部山區打造成武陵深處桃花源,就成了銅仁市轉型升級的抓手所在。

烏江邊上,沿河沙子鎮十二盤村,每年3月,李花開得一絕。

“山高水缺石旮旯,紅苕洋芋苞谷粑,要想吃頓白米飯,除非坐月生娃娃。”這句傳唱多年的順口溜,道出了十二盤村曾經的無奈與艱辛。想要坐山靠山,就得先坐山養山、坐山治山。不斷調整產業結構后,十二盤村從發展木頭經濟、石頭經濟轉向發展旅游經濟,村民年人均純收入去年已超萬元。

同樣的轉型升級發生在萬山區的朱砂古鎮。因朱砂儲存量和產量均居國內之首,萬山區素有“千年丹都”“朱砂王國”之稱。曾經,依靠汞工業生產發達起來的萬山有過“小香港”“小深圳”的繁榮過往,然而,經歷數百年的規?;_采,2001年因資源告竭,朱砂汞礦被政策性關閉,萬山沒有了支柱產業,留下的只是廢舊坑道、下崗工人,一度管理混亂,經濟蕭條。

如何再尋生機?萬山區因勢利導,將汞礦遺址的原住居民整體搬遷后,20世紀50年代至80年代的老建筑、石板路、采礦坑道等被完美保存,成了人們尋找“那個年代”的珍貴樣本,打造成中國第一個以山地工業文化為主題的礦山休閑懷舊小鎮。原住居民則化身為小鎮里“那個年代”的居民為游客呈現舊貌風景,再度成為這座煥發了新的生機的礦山小鎮的管理者、運營者和擁有者。

積土而為山、積水而為海。發生在山水銅仁之間的這場史無前例的大遷移,終將以人民群眾不斷增強的獲得感、幸福感作為落腳點。

責任編輯:于婷婷
三肖中特期期淮黄大仙 大庆52麻将怎么注册账号 股票 推荐 长春科乐麻将官网 北京pk拾免费预测软件 龙江风采36选7开奖结果 nba自由市场开启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 广东快乐10分开奖直播 浙江11选5选号技巧 有人在永利赢过钱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