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封面人物 | 魏安智:匠心守山野,椒香滿天下

發布于:2020-01-20 18:18

農業科技報-中國農科新聞網記者 閆瑜濤 胡潤田 燕軍鋒 郭媛媛

40年前,他來到了“農神”后稷教稼之地,把青春奉獻給秦巴山區的溝溝峁峁,從此再未分離。

他歷盡艱辛,把真情融進陜西鳳縣、甘肅武都、河南三門峽等地的山山水水,打通了花椒由低產變高產、有刺變無刺、大面積人工栽培的“任督二脈”。

他心系民生,不像專家像“莊稼”,把論文鐫刻在大地上,用無悔的堅守詮釋了當代追夢人的“工匠精神”。

他就是被國內外學界譽為“中國花椒之父”的魏安智教授,他是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林業科學研究院院長、享有國務院特殊津貼專家,國家林業局花椒工程研究中心主任、中國花椒產業創新聯盟主席。

羽化成蝶,讓世界發現“鳳椒”

《本草綱目》記載:“秦椒,花椒也,金、鳳、商州皆產……大于蜀椒。”清《嘉慶重修一統志》載:“椒,府(漢中府)俱產,出鳳縣白石者佳。”由于鳳縣地處秦嶺北麓,處在我國南北氣候分界線上,當地特產“大紅袍”花椒聞名遐邇。然而,每年4月中下旬,花椒花期時的霜凍,總會導致當地花椒歉收,再加上病蟲害嚴重和管理水平低等因素,甚至會絕收。

打開回憶的記事本,那是“2002年的第一場雪”,當時鳳縣全境花椒僅留存1300萬株,產量低還不穩,陷入“樹老株黃”困境,市場呈現“有價無市”的狀態。一時間,不少農民開始砍花椒樹改種核桃樹或蘋果樹。“有收無收靠天,收多收少靠人”。這是2003年以前鳳縣花椒產業的真實寫照。

如何跳出“生死一搏”的發展困局,實現鳳縣花椒的“驚險一躍”?2003年,鳳縣縣政府走進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求助。“我當時還在學校的科技推廣處,聽到此事后急忙下去調研。”魏安智透露,第一次是悄悄下去的,當地政府部門獲悉后讓他講幾句話,由于自己還沒有搞清楚,他就沒敢講話。“第二次下去時,干部群眾一聽專家來了,把我圍了個水泄不通。面對著椒農那種迫切的眼神,我無法再次拒絕,于是就硬著頭皮上去講一講?;厝ズ?,我馬上惡補花椒這方面的知識。”面對記者,魏安智打開了話匣子。

道阻且長,雖遠必達。魏安智帶領課題組楊途熙、王勝琪、劉永紅等人,深入鳳縣的溝溝坎坎、田間地頭進行調研,找準病根并在隨后的幾年中有針對性地開展整形修剪、平衡施肥、主要病蟲害綜合防治等關鍵技術的示范推廣與培訓,在老百姓身邊建立科學的花椒試驗示范樣板。“為了解決鳳椒易感病、難采摘的問題,而且又不失去鳳椒特有的品質和風味,我們在對鳳縣花椒種質資源全面調查的基礎上,經過連續十多年的試驗研究,選育出‘鳳選 1號’和無刺花椒等優良新品種。” 據魏安智介紹,鳳縣花椒產量和效益的顯著提高,激發了群眾種植花椒的積極性。當地還成立了以魏安智教授為首席專家的全國首家花椒試驗示范站,其科技推廣、培訓咨詢,信息集散技術創新等方面科技優勢進一步彰顯,讓鳳縣花椒產業實現了“逆風飛揚、驚世跨越”,成為椒農增收致富的“金豆豆”“錢串串”。

“撫今追昔,能不慨然!可以說,沒有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就沒有我們鳳縣椒農的富裕。這個產業真正成為我們開展山區群眾精準扶貧的‘一號工程’!”鳳縣花椒局原副局長巨成霖提起鳳縣花椒的前后變化,十分感慨。

“椒香”輝映,痛并快樂著

“以前搞花椒育苗,3年了苗子還是出不來,我們發現問題出在缺水分上。后來,我們在實踐中總結了一套簡單易學的‘傻瓜技術’。比如覆上塑料薄膜,便可以解決水的問題。此外,剪斷花椒苗一截根系,去掉毛茬,栽植后成活率也會提高。農民不理解‘愈傷組織’,我就給打比方解釋:切菜受傷后的口子,由于切口平滑,傷口容易愈合;碰撞之后的傷口,則很難愈合……” 魏安智表示,高深的理論和先進的技術都需要總結,最后才能形成通俗易懂、沾土就靈的農業科技。

回憶不只是美好,也有很多傷感。由于身兼學校的行政工作,魏安智只能利用周末或寒暑假時間到試驗站上工作,每年的休假只有十多天時間。“我去年到站60天,這是有記錄的。不過,并非每次去都是一路順風,也會遇到緊急情況。那天是中秋節,我讓試驗站上的其他人回家與家人團聚了,我去站上值班。我晚上八點從學校出發,驅車三個多小時后才能到達試驗站,當時天上不但沒有如玉如盤的朗朗明月,而且路上還遇上了大暴雨。有時遇到塌方和水坑,有時擋風玻璃前面雷電交加。當時,一路上總共才有兩輛車,前邊的車后來還進了加油站躲避。為了趕工作,我一口氣開到了試驗站,這其實也沒啥大不了。”魏安智輕描淡寫,似乎這就是他平凡的一天。

“除了生病,有時候還會遇到車禍、受傷等意外情形,那就不是事兒。” 魏安智回憶,有次他赴某地花椒主產區進行技術指導時,開的還是剛買的新車,路上便碰上了交通事故,當時他一看自己無大礙,于是先把車放下,步行直奔田間地頭為村民進行技術指導。后來,當地村民獲悉此事后,紛紛給他留下聯系方式,熱情邀請他來家中做客。“村民搶著拉我去家里吃飯,還說我是‘科技財神’。你幫了農民,哪怕是做了一件很小的事情,甚至是舉手之勞,他們也會真心真意地感謝你,甚至記住你一輩子。”魏安智認為,農民辛勤勞作,淳樸善良,也是他見過的最可愛的人,他始終對農民有著深厚的感情。

花椒市場需要“危言”

“家栽一棵花椒樹,解決全家油鹽醋;家栽十棵花椒樹,解決一家衣和褲;家栽百棵花椒樹,快步奔向致富路。”這是椒農編的順口溜,這也折射了他們的幸福心聲。在魏安智教授的牽頭下,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林學院聯合四川農業大學、四川省林業科學研究院等國內10余家單位共同組建了中國花椒產業創新聯盟。目前,我國花椒栽培面積約2500萬畝,年產35萬噸,形成了年產值300多億元的大產業,在促進精準扶貧、鄉村振興發揮了重要作用。

不過,魏安智認為,黃金十年已臻鼎盛,中國花椒市場仍有“盛世危言”。“現在不少地方都在發展花椒產業,‘這把火’燒得有點旺。按照我國目前花椒已栽植的面積來計算,市場已經趨于飽和。如果再大干快上、盲目發展,花椒的價格可能會斷崖式下跌。”作為國家林業局花椒工程研究中心主任,魏安智始終抱有強烈的憂患意識。

采訪快結束時,記者問魏安智:“可以稱您為‘花椒之父’或者‘花椒第一人’嗎?”“這個不對,只能說我作過比較重要的貢獻。”魏安智糾正說。他謙虛求實的作風,令在場記者肅然起敬。

“對于貧困地區來說,花椒是一個很好的產業。一生只為一事來,我們要從技術角度為國家打好脫貧攻堅戰、實施鄉村振興戰略做出應有的貢獻。”這是魏安智對椒農和大山的告白。相信通過前赴后繼的“花椒人”的共同努力,花椒產業有望成為“富民一號工程”?;ń?,將帶給我們更多的期許,讓我們的生活更加“有料”。(來源:聚楊凌微信公眾號)

編輯:任靜

三肖中特期期淮黄大仙